“少年镖侠”曲显光 从失聪少年到飞镖冠军的曲
2019-10-03 06:46
分享:

  津云新闻讯:飞镖,一项于十五世纪兴起于英格兰的运动。由于不需要专门的场地,趣味性强,而且门槛较低,在欧美国家广为流行。在中国,飞镖运动也越来越普及,而且特别适合残疾人,广受残疾人朋友喜爱。8月27日,津云记者刚刚走进位于天津万达文化酒店的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飞镖比赛现场,马上就能听到飞镖划过空气的“嗖嗖”声,以及飞镖击中镖盘的声响。

  赛场中,一对母子参赛者引起了记者的关注。他们是来自黑龙江队的教练刘爽以及运动员曲显光。刘爽是妈妈,曲显光是儿子。如果不是当面交谈,可能无法发觉,这位刚刚20岁,有着“少年镖侠”之称的曲显光,其实是一名听障残疾人。

  母亲的东北官话,与儿子的偏南方口音外加口齿不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为听障,尽管经过康复训练,儿子戴上助听器后已经可以听见别人说话,也能用较慢的语速说话,但还是略微有些口齿不清,而且听别人说话,也需要对方把语速降下来。不过这在听障人群中,这已经是很难达到的程度了。”刘爽说起儿子,有着母亲特有的骄傲,但也同样能感受到那份无奈。

  在事业上很有成就,,企业年利润百万的刘爽,想过各种办法给孩子致病,但都没有效果,“我当时感觉就像天塌下来一样,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当时我甚至去想,不行再生一个孩子,但是又觉得那样对老二不公平,刚出生就有一个残疾的哥哥。之后我就决定,要好好带这个孩子,就带着孩子全国各地去看病,但用尽各种办法,还是无力回天。”回忆起那段时间,刘爽尽管看起来语言轻描淡写,但从旁听者的角度,还是可以感受到当时的无助与悲伤。

  当时,刘爽在电视中看到天性怕黑的贵妇犬,在经过训练后都能独自穿过黑暗的水泥管。就在想,小动物都能训练,就不信训练不好自己的孩子。说做就做,刘爽彻底放下手中的生意,回到家中专心带孩子。那个时候,曲显光已经7岁了,但是由于听力障碍,康复的过程非常艰难。“我们本来是哈尔滨一所重点小学的学籍,但是为了让孩子有更宽松的学习环境,我们拿着重点学校的学籍,到一所普通小学去借读。为的是普通小学的学生比较少,一个班只有24个学生,老师能有相对更多的精力照顾孩子。”

  曲显光能够结缘飞镖,完全源于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联欢会,拿回来家一套飞镖。我问儿子愿不愿意玩,他说愿意,我就开始让他接触飞镖,并且在外面找了教练,让他系统学习。”

  其实,名如其人,以刘爽的性格,并不喜欢相对比较沉闷的飞镖运动,她曾经为了让儿子练乒乓球,拆掉了房子内的一堵墙,只为了能摆下乒乓球台。但儿子对于飞镖的喜爱,让刘爽下定决心,支持儿子的选择。“他是一个很专注的孩子,做什么都要做好,所以水平提高很快。他刚学习飞镖才半年多,就赶上了全国推广残疾人飞镖。那个时候他才刚刚10岁,我就带着他去北京参加一项飞镖比赛。当我们到了比赛现场,赛事组委会很诧异,说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参加比赛啊,最起码得16岁以上。我就说,我们报名时候你们也没说限制年龄呀,而且我和他爸都在,有监护人在场,结果就让儿子参赛了。比赛中,其他选手都特别照顾这位年龄最小的参赛者,儿子也很争气,一下子拿了一个第七名。他输了比赛之后,蹲在角落哭,来自福建的冠军选手把金牌挂在曲显光的脖子上,转着轮椅陪他玩。”

  “飞镖这个圈子特别好,大家的关系都非常融洽。一开始的时候,我带着他去参加比赛,因为他也紧张,我也紧张,所以我根本就不进去看他的比赛。当年带着他去香港参加比赛,我就等着场馆的外面。因为年年都要去香港参加公开赛,连场馆门口的保安都认识我了,我偶尔往里面扒头看看,还怕儿子看见我。”往往都是保安告诉刘爽,“你儿子赢了!”她才如释重负。

  随着参加比赛越来越多,曲显光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在少年组比赛中几乎没有对手,在成年人参加的比赛中,也能稳拿前八名。逐渐地,大家就给曲显光起了一个“少年镖侠”的称号,“我带着曲显光到处打比赛,国内外比赛都有,而且他参加的大比分都是健全人的比赛,拿过数十个冠军,特别是有两次少年世界杯的冠军,含金量很高。”

  “我之所以致力于残疾人飞镖事业的推广,因为我儿子就是受益者。飞镖项目,是为数不多残疾人可以和健全人同台竞技的项目。大家都是从501分开始,没人会让你1分。飞镖就像残疾人的人生,飞镖一旦打到镖盘上,就开局了。残疾人肯定是输在了起跑线上,但是不见得他们的人生不精彩。我跟我的队员说,人生的开局,你们没有选择的权利,但是人生怎样去度过,全在你们。如果你们因为开局不好就放弃了,那你就是一条不能翻身的咸鱼。如果你努力了,你的人生必定会绽放美丽。”刘爽的行动,鼓励了很多的残疾人去通过体育锻炼,驱散人生的阴霾。

  在儿子取得成功后,刘爽又开始全力推广残疾人飞镖活动。因为在她看来,飞镖是让残疾人找回自信的非常好的平台,而且飞镖也是门槛很低的运动,自己在家里也能找个地方打。“2011年,哈尔滨残联推广残疾人飞镖,并成立了残疾人飞镖培训中心,聘请我做飞镖教练。我不是黑龙江残疾人飞镖最早的发起者,但我是坚持得最好的。去年黑龙江省残疾人运动会,飞镖项目设立了5个分项,我执教哈尔滨队派了8个队员,获得了5个冠军3个亚军。在黑龙江举办的残疾人飞镖比赛,基本上80%以上都是我的学生。每一次看到他们的微笑,就相当于我的快乐在延续。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我在努力地为残疾人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大家帮我的儿子做了这么多。我不能改变他们残疾的状况,但是可以改变他们对待生活的态度。”性格豪爽的刘爽,谈起残疾人飞镖,眼神中闪动着光芒。

  “到我的残疾人飞镖培训中心来的,有三类人。第一种,是希望出来打比赛,希望跟残疾人或者健全人同场竞技的。第二种是体验人生的,因为我们是一个非常开心的团队。通过打飞镖,是一个很好的人生体验,无论输赢都是非常好的体验。第三种是进行康复训练的,比如有脑瘫的,有肢体残疾的,他们通过飞镖训练,可以得到康复。”刘爽介绍说。

  “儿子今年考上了北京联合大学,9月4日要去北京上大学了。”谈到儿子,刘爽满脸骄傲。